开到花靡

天荒地老,最好忘记;身不由己,心不由己

他与他的孤独情事 01

鹿山:

01 血腥爱情故事

灯光,舞台,欢呼声。

聚光灯下的小伍美得惊人,好像一株有毒的植物,肆无忌惮的盛放着,燃烧着,让人移不开眼。每当此时,谷嘉诚都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他知道他的目眩神迷会被粉丝记录下来,然后写成一篇连他看了都会耳热心跳的文章。但是,他忍不住。许多瞬间,他都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疯掉, 时光停滞在一个他永远不想醒来的梦。

今天是他们出道的第八年,也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八年。谷嘉诚想:人生有几个八年呢?

“谷嘉诚,你又神游了!!” 小伍的声音一出来,演唱会的观众都偷偷捂嘴笑了,熟悉的粉丝都知道一大波的碎碎念就在路上。

老谷摸了摸小伍的头发,笑着看了他一下,舔了下嘴唇,并没有接话。

“好了啦,今天放过你。因为今天是我们出道的第八年,说真的,我真的没想到我们会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,真的非常感谢大家。有人曾经问我,如果真的有时光机让我回到过去改变一件事儿,我会改变什么?我想我大概什么都不会改变,去参加比赛,认识老谷,组合出道,认识你们,我可以说即使现在我死掉,也是没有一点儿遗憾了,真的,非常非常感谢大家。” 说完,伍嘉成的声音很低很轻,握住旁边扑克脸伙伴的手,向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。“今天的最后一首歌,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,希望你们也喜欢。张惠妹的《血腥爱情故事》。”

谷嘉诚握着他的手,指缝间交互摩擦,凉凉的汗意,以前比赛让他摸小伍的手,他没有猜出来,可是他怎么能猜不出来,那样修长纤细的手指,以及指尖因为畏寒而产生的单薄凉意都让他无法忘怀,他觉得这只手就好像生来需要他握在手心,或者十指交缠。

最后一首歌,是他们改编张惠妹的一首非常偏门的歌曲《血腥爱情故事》,不知为什么,小伍坚持要用这首歌,本来就抱持一贯宠溺政策的老谷自然是好好好,是是是,只要小伍开心就好。

曲风偏阴暗,舞台背景瞬间暗下来,慢慢仿佛很多血从屏幕上流淌下来,聚光灯打下来,小伍慢慢抬起头,裂帛一样的声音传遍全场:“不要还给我, 不要还给我. . .”

不知道为什么,这首歌让老谷感到有些悲伤,尤其唱到“那是活生生从心里头割下的我”的时候,他的心就跟着狠狠的刺痛起来,他站在小伍身后,小伍好像他的木偶,随着他的声音起伏,任他肆意摆弄,他唱着:

   “就让我紧跟着你起承转合

  让我为你写一本恐怖小说

  谁可疑 谁可怜

  谁无辜 谁苟活

  我已经看到最后结果”

然后,老谷闭起眼睛,无声睡去,小伍慢慢睁开眼睛,睫毛微微颤抖,悲伤的声音:

   “就让我来代替你承先启后

  刻骨铭心像一本情爱小说

  越血流 越手酸

  心越空 肉越痛

  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”

老谷张开眼睛,紧紧抱住小伍,紧到仿佛要勒死的力度,大声嘶吼:

“不要还给我,不要还给我啊…”

小伍挣开他的束缚,他的声音绷到了极限,好像锋利的匕首,割得听众心痛难忍:

   “再去捉摸 都太迟了

  手心肉的牵连早已没有用了

  眼看失去灵魂的空壳

  魂不附体的两个人”

他们的舞步永远是若即若离,厮打纠缠,却让人不忍分割

 “再去着墨 都太多了

  再浓烈的故事都算太俗气了

  写到哪里能刚好就好

  才能看得要死要活

  爱也要死要活”

唱完爱的要死要活后,小伍的声音逐渐低去,安静的好像一瞬间失去了灵魂。背景音乐中,女人在悠悠唱着:“不要还给我,不要还给我。”

老谷悲伤的抚着小伍的脸,然后狠狠的吻上了他。他好像疯了一样撕咬着小伍的嘴唇,下面的观众瞬间被震撼到说不出话来,灯光立即熄灭,一切归于平静。

未完待续

PS:b站up主用这歌当background剪了一个视频,棒呆了,看完就很想写这个梗。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345866/;还有结局he,不用担心。

下篇 02 再见等于死亡的一点点


他与他的孤独情事 目录

意外横生(燃烧吧少年!全员向……吧!)01

朗日:

完全是个脑洞……可能洞挖得会有点大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
“彭楚粤!彭楚粤!大师兄!wuli大师兄……”X大学走廊,周围的学生眼瞅着伍嘉成恍若一阵风穿插于五楼各大教室之间,嘴里呼喊着自家师兄的名字。

半路一个同学好心指路,头发颜色招摇的彭楚粤,最后一次出现是在5A教室。伍嘉成闯进去的时候,压根半个人影都没找到。

这会儿他已经跑出了教学楼,四处张望了半天,终于在通往校门口的路上找到了彭楚粤的身影。

但……不止一个人。

第二个人,从未见过。和彭楚粤关系最好的伍嘉成在脑中思索了半天,也没有得到结果。

然后彭楚粤和那个人打了起来,对方一个反手就将彭楚粤胳膊往后一拽,彭楚粤哇了一声痛得直飙脏话。

“喂喂喂!你谁啊你?简直莫名其妙!拖我出来干什么?”彭楚粤扭过脑袋,表情痛苦地超那人吼。

伍嘉成冲上来,仔细打量那人。双腿修长,颜值极高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嘴唇下方的那颗痣……这外表,不像坏人啊。

明显,伍嘉成偏题了。

彭楚粤嘶吼着伍嘉成你发什么呆,还不快救我的时候,这人已经无视了伍嘉成,拧着彭楚粤就往外走。

“等等!你谁啊?你拖我师兄做什么?我警告你,可不要做坏事哦。”

这人终于转向了伍嘉成,冷着一张脸,双眼跟没有焦距似的。

伍嘉成吞了下口水,仰着脸又迎了上去。

“这里没你什么事。”

“你抓彭楚粤就有我的事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看看彭楚粤,又看看伍嘉成,有点不耐烦。

“一起走吧。”

轮到伍嘉成懵逼了。

刚想问为什么,那只手又拽了过来,抓住了他的手腕。三人吵闹之间已经到了校门外,黑色的越野车就停在那里……

伍嘉成按捺不住好奇心,又觉得这人也没想要致彭楚粤于死地的样子,然后也跟着上去了。

彭楚粤白眼一翻,“伍嘉成,你心很大是不是?”

“哎哟,反正你也逃不了啦,我跟你一起看看就好啦哈哈哈。”

越野车绝尘而去,外面围观的同学也跟着懵逼了。学校两大风云人物……这是被绑架的节奏?

“喂!你谁啊?”彭楚粤踹了下驾驶座的位置。

那人一言不发地开着车,四周的景色环境依然很熟悉,明显不是绑架,但此人手段太过强硬了。

后座的两人对视一眼,对此人的沉默寡言表示万般无奈。这时,彭楚粤的电话响了起来,刚接电话讲了不过两三声,彭楚粤突然就发难,双手从后面绕过去,一把扣住了对方的脖子。“小伍!快把车停下来。”

伍嘉成已经扑倒前面,猛打方向盘,车子斜冲向左方……

“踩刹车啊!”彭楚粤手忙脚乱地喊。

伍嘉成企图窜到前面来踩刹车,但还没来得及下一步动作,被彭楚粤“控制”住的人,一脚踩下刹车,车子停了下来。

彭楚粤累得大喘气,伍嘉成心有余悸。

车子开到了相对偏僻的地方,暂时不会有交警过来。

三人陆续下车。

彭楚粤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人,不信任的目光显而易见。

“电话里说了什么?”他问道。

“你知道电话里讲了什么?”

伍嘉成:“……你们在说什么?”

“我叫肖战。”他自我介绍。

“所以?”

肖战双手插袋,继续说道:“你刚刚接到的电话里,你爸爸的手下告诉你,要你不要相信来学校找你的任何人对吧?”

彭楚粤把手机放进外套口袋,“那么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代号L。” 他挽起黑色西装的袖子,露出左手手臂上的一个纹身。

彭楚粤握了握拳头,眼神闪烁了一下。再看向肖战时,眼里的色彩出现了一些异样。

肖战似乎对他的反应早就有所准备,放下袖子。

夹在两人中间的伍嘉成左右看看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然而看彭楚粤的申请,多年师兄弟养成的默契告诉他,肖战是在他们这边的。

“小伍,我爸在三个月之前和我说过代号L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我爸也和我说过一个事情,如果出了什么事,除了代号L之外,什么都不要相信。”

脸色变得有些沉重,那种眼神和以往的玩世不恭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。彭楚粤侧过身,棱角分明的脸突然白得有些过分,大概是阳光过于闪耀的缘故。这样背光的地方,高挺的鼻梁被镀上一圈光圈,显得有些不真实。

“师兄……你这样子,我还真不习惯诶。”伍嘉成拍拍彭楚粤的肩膀。

他叹了一口气,“你知道吧!少爷不好当咯!哦呵呵呵。”

肖战冷着一张脸,上下打量了下他,“作为老头子的儿子,你确实过于弱小了。”

彭楚粤转头向伍嘉成:“他这是在吐槽我?”

伍嘉成点头:“是啊,而且是带着一张冷漠脸。”

肖战看了看手表,“接下来,我带你回去。”

“回去?那群凶神恶煞的家伙可是在家里守着我诶!然后对我说‘少爷啊你还年轻,老头子留下的东西你解决不了耶!不如还是让韩叔叔来帮忙啊’之类的,然后我不就被打成马蜂窝了吗?”叽里呱啦一顿抱怨,在肖战面前,彭楚粤原形毕露了。

伍嘉成扯扯他的袖子,示意他“矜持”一点。

接着,肖战说了那句……在多年以后,仍然会让彭楚粤“心头一动”的话。

“如果他们打死你,我就灭了对方全家吧。”

明明……就是如此一句,不包含感情,且暴力十足的话,却让彭楚粤记了好久。